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10/11)

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父亲虽然寄了香肠,对曾经的“一去不回”言论表达了歉意,却还是改不了借着食物讲大道理的习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逐渐理解了父亲,慢慢在生活的酸甜苦辣中咂摸出父亲言语背后的良苦用心。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下,我适应了部队的生活,还成为一名新闻报道员。

选取士官后的第一次休假,一家三口在饭桌上聊天。我向父亲讲述自己经历过的困难以及后来的转变。我开心地对父亲说:“爸爸,你儿子属于大器晚成的类型。”

“哪有什么大器晚成,只不过是苦尽甘来。”父亲一句话,将我的热情瞬间浇灭。察觉到气氛不对,母亲瞪着父亲。父亲不以为然,端起碗里的莲藕排骨汤喝到见底。

“莲藕熬汤,时间不够吃着难受,排骨还有一股肉腥味。”父亲的话匣子又打开了,不想听也得听完,“一个从泥塘出身,一个在猪圈起家,为啥能上得厅堂?还不是熬出来的,这就是苦尽甘来。”父亲手肘架在膝盖上,拿筷子敲着桌沿儿。我算是明白了,父亲是想告诉我,进步来之不易,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在父亲看来,烧菜和做人是一个道理。

往后的日子里,给我发“大厨箴言”成了父亲休息时的乐趣。前不久,我的一篇作品见报,父亲知道后立刻发了朋友圈。一张是作品截图,一张是他炒得“吱吱”冒油的菜,他配文:蒸煮烹熬,锅碗瓢盆里有朗朗乾坤大;炸爆炝烙,酸甜苦辣中有悠悠岁月长。

看着父亲的文字,我长叹一声:当个厨子,亏了他了。

(黄武星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