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8/11)

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一年后的元旦,孙辅臣和安翠云喜结连理。那天,战友们热闹了很久才散去。

“这是我唯一的嫁妆。”安翠云抚摸着毛毯。

“那也是我能给你的唯一聘礼。”孙辅臣说。

他们把毛毯铺到新婚的床上,并为其取名:爱的温暖。

婚后不久,孙辅臣要前往广东驻守南澳岛。听说,海岛的冬天十分阴冷。临别时,安翠云悄悄把那条俄式毛毯装进孙辅臣的行李。

两年后,安翠云追随孙辅臣的足迹,也来到南澳岛工作。上岛那天,天气格外晴朗。安翠云把毛毯取出来,拿到晒衣场晾晒驱尘,希望以后常用常新。

此后,安翠云一直跟随孙辅臣上海岛,下边防,进院校……数次搬迁,那条毛毯,她一直当宝贝精心守护着。

晚年的安翠云生了病,出行必须坐轮椅。每次外出时,她拒绝保姆为她盖毛巾被,只有孙辅臣把那条俄式军用毛毯折叠成合适大小、盖在她腿上时,她才会一脸灿烂地由老伴儿推出去散步、晒太阳。

离休后的孙辅臣把照顾安翠云的饮食起居当成自己的最高职责。病中的安翠云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只有丈夫喂饭才肯乖乖吃,孙辅臣就一点点地把饭喂给她。

安翠云是在睡梦中离开的,她的双手搭着俄式军用毛毯,去得很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