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9/11)

军嫂的暑假计划:上高原,陪老戴,多拍几张照片

这条俄式军用毛毯,真是温暖了他们一世的爱恋啊!

大厨箴言

■邢国庆

父亲是个大厨。他总是穿着一身满是油渍的厨师服,围着大锅,抡着铲子,在油烟升腾的厨房里忙碌。他读过一点书,爱琢磨文字。灵感来了,他就给饭菜配几句“哲理”。只不过,父亲语出惊人却常常不自知。

多年前,父亲听说有“上车饺子下车面”的传统。于是,在我入伍的前一晚,他包了饺子。饺子从锅里捞出来后,父亲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滚蛋饺子落地面,吃饱了好上路。”听到父亲口中说着“滚蛋”“上路”的词语,我的心里有些别扭。那晚,我慢吞吞地享用着“最后的晚餐”。父亲在我的身后转悠,似乎有满腹心事。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搭在我的肩上说:“你是咱家第一个穿迷彩的孩子,你这一走,要么荣归故里,要么一去不回。”

那一刻,埋头吃饺子的我愣了神。电视上曾经看过很多分离的场景,只有父母盼子早日归,却从未听过“一去不回”。

“我怎么能摊上这样的爹?”为了防止再次听到父亲奇怪的言论,到部队后,我很少给父亲打电话。

听说我刚到部队不适应,父亲就晾了我每年冬季都会吃的香肠,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寄到部队。那些香肠吃起来格外硬邦邦,我一边“咬牙切齿”地啃食,一边打开了父亲附在包裹里的信。“庆庆,爸爸本想鼓励你奋斗,却说错了话。这香肠有点硬,因为里面没放肥肉。这硬香肠就像咱的生活,哪能常有轻松软和的日子?但只要拿出你啃香肠的劲儿,再难的日子也能品出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