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队一干就是40多年,22年前那盆头锅饺子不知给了我多少力量

(2/4)

在部队一干就是40多年,22年前那盆头锅饺子不知给了我多少力量

吃饺子对于今天的军营来说,好像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了,可在22年前的军营,对于腾格里沙漠的兵们,却是极其奢侈的。那时,我们顿顿都是白菜萝卜。那天,指导员说了要吃饺子之后,我们天天盼着热腾腾的饺子端出锅,然后一口三个地饱餐一顿。那些天,班长把“吃饺子”与日常工作联系起来。他说内务整不好,不许吃饺子。于是,内务就格外整齐。他下令:正步走!看着我们走,他会慢条斯理地说:“优秀的吃80,良好的吃60,及格的吃30,不及格的嘛——那就喝汤吧。”大家笑了起来,班长便吼道:“不许笑!谁笑不许吃饺子!”

7月31日那天的夜格外漫长,熄灯号吹过一小时了,大家还是没有睡意。张三说:“我们家包饺子要放好多香油呢。”李四说:“香油自然少不了,但最重要的是要有香醋。”饺子蘸香醋,想到那滋味儿,大家都吸溜起口水来。

“别说了,别说了,再说一晚上都睡不成了。”还是班长说了话,大家才不吭声了。后来,陆陆续续地有了鼾声;再后来,鼾声之中便夹杂了一些梦话,“吃饺子,吃饺子,妈妈我要吃饺子……”

“八一”终于来临。上午工作照旧,训练、休息、训练。下午开始,以班为单位到炊事班领饺子馅儿和面粉,任务是:每班按12个人、每人包80个饺子;饺子包好后,统一送炊事班,由炊事班用两口大锅给全连煮饺子。大家动作非常迅速,洗手、和面、擀面皮,一个班围成一个圈儿,一个连围成十二个圈儿,一圈儿一圈儿地包饺子。令人难忘的是那擀面杖,全是玻璃瓶,大头擀面,小头握在手里当把儿,动作由生转熟,面皮一个接一个擀出,饺子一个接一个包好。有说有笑,像乡亲聊天,似家人谈笑,喜气洋洋。今天想起那场景,我仍禁不住怀念老连队。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