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人有15人参军,为何这家人有如此深厚的红军情结?

(4/6)

五代人有15人参军,为何这家人有如此深厚的红军情结?

我记得爷爷唱过一首民歌:“扛起刀枪当红军,眼也亮来心也明;穷人是我亲兄弟,富豪是我对头人。反动官兵真可恶,专帮土豪搞剥削……有了红军帮一把,当家做主有良田。”爷爷说,这首歌是跟我的堂太奶奶学的。

白天,红军指战员在村子里写上了“红军绝对保护瑶民”“继续斗争,再寻光明” “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等标语。他们不拿群众一分一毫,特别有礼貌。临时休整时,他们帮着村民们收拾院落。很多人晚上睡在村民的房檐下,向村民借门板时都会做好记号,用完后将门板一一归还装好。红军的言行,村民看在眼里,铭记于心。没过多久,红军就离开了。他们渡过灌江,突破湘江封锁线,顺利进入湘西。

临行前,红军指战员们打土豪分田地,让很多贫苦的村民吃上了饱饭。他们离开时,斜水村的村民很不舍。后来,老家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天雷炸响震得宽,红军下了井冈山,穿州过府打白匪,巧计飞越清水关,禾穗成了背弓驼,百姓田中收糯禾……”这就是根据当年红军巧过清水关的故事改编而来的。

又过了两个多月,中央红军先后突破敌人设置的三道封锁线后也进入广西灌阳。那时,他们的足迹遍及灌阳县的文市、水车、新圩、灌阳、西山五个乡镇的400多个村屯,其中就有斜水村。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