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说|一家三代人传承炮兵情怀,见证“战神”新传奇

(3/4)

亲历者说|一家三代人传承炮兵情怀,见证“战神”新传奇

爷爷侥幸活了下来,但惨烈的场面却烙在了脑海里。几回回梦里,他经常呼唤牺牲战友的名字;醒来时,已是泪流满面。“军人生来为战胜,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军人的最高荣誉。”在爷爷的言传身教下,从军报国从小就在父亲和我的心田播下了种子。

1989年夏天,父亲陆夕泉怀着对军人的崇敬之情,如愿考入原南京炮兵学院。入学第二年,学院正式列装第一批自行火炮。父亲告诉我,之前自行火炮一直归属装甲部队,炮兵部队以牵引火炮为主。后来,学院陆续列装了自行榴弹炮、自行反坦克炮等主战装备,并组建成立了全军炮兵系统首个自行火炮连和自行火炮教研室,培训了全军首批自行火炮指挥员,我军炮兵步入自行时代,自动化指挥也应运而生。

父亲毕业留校后,相继担任了自行火炮连排长、连长和教练营营长、装备科科长。期间,我军炮兵装备也在更新换代中迅猛发展。有一次爷爷来学院,恰逢毕业学员实弹射击,看到迅疾如风、弹如雨下的某型自行火箭炮激动地说:“要是当时我们部队列装了这样的‘宝贝疙瘩’,那些战友也许就不会牺牲了。”他再三叮嘱父亲,一定要带出一个能打硬仗、能打胜仗的现代化炮兵营。

谨记爷爷教诲,父亲事事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对学院列装的所有型号火炮战术技术性能烂熟于胸,经常组织官兵进行实弹射击,多次带领团队立功受奖,“平时能教练、战时能打仗”成为教练营的“座右铭”。

两代人的炮兵情怀在我的血液里缓缓流淌。作为家族中唯一的男孩,我毅然选择了携笔从戎,所选专业还是炮兵,不仅是红色基因的传承,更是炮兵血脉的延续。

某型自行火炮武器系统、某型反坦克导弹发射车、某型远程火箭炮……在岁月的变迁中,“火炮家族”如雨后春笋般,呈现出蓬勃活力。每逢实弹射击,仰望那划过天际的美丽弹道,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