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烈士生前嘱咐牵系于心,开国上将许世友三寻烈士遗孤

(4/14)

为了烈士生前嘱咐牵系于心,开国上将许世友三寻烈士遗孤

8个月后,我第三野战军解放了上海。许世友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在获悉上海解放的消息,起草为解放上海立下大功的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七军的祝贺电报时,特意嘱咐一句:“叫聂军长(即原‘九纵’参谋长聂凤智)找一找郭由鹏的女儿,我要去看望的。”

2

不久,许世友调任华东军区副司令员。上任后,借前往川沙视察海防的机会去了上海。其间,他对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扬帆说了郭由鹏烈士的临终遗言和自己的许诺。

扬帆当即记下了郭由鹏的名字,许世友说:“找到后,告诉我一声,我以后来上海时要去探望的。”

扬帆接受委托后,随即下达了寻找郭由鹏女儿的指示。上海市公安局把这个工作交给了被称为“老上海”的警员钱运石。

钱运石接到任务后,有点作难。上海滩这么大,仅凭一个烈士名字,怎么找?

经过一番考虑,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先发函去华东军区,要求了解郭由鹏烈士的具体情况,包括籍贯、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社会关系和以前在上海的职业等。

意想不到的是,华东军区政治部回函说,郭由鹏烈士牺牲后,济南前线攻城兵团野战医院的战地救护所根据许世友司令员的命令,立刻去郭由鹏所在排的驻地取回了烈士的遗物,但战地救护所是临时机构,仗一打完,就解散了,目前遗物不知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