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影子,我的样子

(2/4)

您的影子,我的样子

爷爷的“勋章”

中士刘成昊:我的爷爷、父亲、叔叔都当过兵,或许因为军人之家的影响,打小我就有个军旅梦。记得那时我最喜欢偷偷穿着父亲的军大衣、戴着叔叔的大檐帽,跟小伙伴们玩打仗的游戏。那时的我还不懂事,总喜欢指着爷爷眼角的伤疤,问这是怎么了。爷爷总会告诉我,这是他的“勋章”。后来我才知道,那是1969年,某次备战训练时,时任侦察连排长的爷爷参加雷管实爆训练,在进行隐患排除作业时,雷管突然爆炸,伤及右眼,导致失明,并留下了这道象征荣誉的伤疤。而这道荣誉的“勋章”也烙印在了我的心上,成为我决定参军入伍的动因。今年我和战友们一起参加陆军“防化奇兵-2019”比武,获得了发烟组总评第一名的好成绩。我想对爷爷说:“爷爷,我得了第一名,没有丢您的脸。”

向往的军装

列兵徐镜海:记得我还小时,有一次父亲指着他衣柜里的衣服,对我说:“等你长大,这些就都穿得上了,想穿哪件穿哪件。”我抱着那件崭新的冬常服说:“我最喜欢你的军装,就要这个。”从那时起,当兵,就成了我的理想。当我戴上红花,启程奔赴军营时,父亲严肃地对我说了三遍“好好干”,说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身上的军装。既然选择了军营,便选择了坚强与优秀,什么不行练什么,别人练一遍,我练两遍、三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现在我各项体能成绩全部在良好以上,专业技能也是出类拔萃。如今我可以挺起胸膛告诉父亲,我终于领悟了这身军装的责任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