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有双“铁砂掌”

(3/4)

老兵有双“铁砂掌”

通往目的地仅此一条路,这辆步战车横在半道,导致大部队无法通行。作为此次演习的抢修组组长,甘战永闻讯赶到现场,指挥另一辆步战车进行牵引。

然而几次尝试过后,效果并不明显。甘战永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凝神沉思后,他爬上车轮悬空的步战车,启动、挂挡、加油……10多分钟后,步战车成功驶出。

一次夜训前,上等兵李昇泽发现战车无法制动,排查了半天还是没找到症结。甘战永打着手电筒,引导几名驾驶员摸排,最终判定是底盘一个阀门出了故障。

事后有人问他:“明明你自己几分钟就能轻松解决,为啥要花两个小时去折腾?”甘战永有自己的盘算:“这样折腾几回,他们再遇到类似故障就不用折腾了。”原来,甘战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多教一教徒弟们。

坦克浑身是铁,磕磕碰碰就出血。甘战永手上、脚上、身上、头上,都因磕碰受过伤,可他依然待坦克如“初恋”。24年来,他一心铆在战位,曾3次婉拒地方厂家的高薪聘请。“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如果可以,我愿意当一辈子装甲兵。”甘战永说。

如今,甘战永已掌握3代坦克、9种装甲车辆的驾驶与维修技能,手握5项革新成果,总结出11项新训法和修理方法。

上图:甘战永进行坦克驾驶示范。

黄远利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