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建设者到守卫者,20年来他见证了三峡工程的发展变化

(2/4)

从建设者到守卫者,20年来他见证了三峡工程的发展变化

整理人:向红成、黄宜、中国国防报特约记者朱勇

8月18日,三峡大坝185观景平台人山人海,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尽情享受“世纪伟大工程”带来的震撼和喜悦,或拍照留念、或观赏风景。看着游客们徜徉在三峡美景中,我不禁感慨,20年来,三峡大坝由一块建设工地到著名旅游景点的巨大变化。

今年是我带领民兵巡逻分队在三峡大坝执勤的第20个年头。1999年初,我从原济南军区某部副营职岗位转业回到老家三斗坪镇武装部。刚到武装部那一年,三峡大坝主体工程刚刚建成,大坝安全保卫力量非常薄弱,很多工程都还没有完工,当时工程建设工地都是开放式的。我们镇武装部担负着大坝右侧外围安保任务,外来人员进进出出,小商小贩经常混进工地,建设时期的三峡工程安保任务非常重。

上任伊始,三斗坪镇武装部面临着艰巨的战略目标安保任务,在一无经验借鉴、二无学习教材的情况下,作为武装部副部长的我,主动向上级军事机关“老武装”、三峡库区武警官兵请教,学习借鉴安保经验做法;组织民兵骨干深入村组调研,摸清三峡大坝周围社情,为支援三峡工程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2007年,为了缓解三峡大坝五级船闸通航压力,国家决定开始建设三峡翻坝高速公路。面对三斗坪镇繁重的拆迁任务,我主动承担拆迁协调工作。通过与搬迁户拉家常、讲政策,为他们算经济账,讲清国家建设的形势,积极争取搬迁户的理解。最后,一条长约58公里的三峡翻坝高速公路顺利通车。正是这条高速公路,三斗坪镇与宜昌城区,甚至是武汉市等大城市全部连接贯通,三峡大坝周边的落后村庄从此插上了快速发展的翅膀。在这之后,三峡库区宜昌段长江南北两岸的立体交通体系也正式建成,这为库区经济发展和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