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接力护边帕米尔

(3/4)

一家四代接力护边帕米尔

1952年,吾布力·艾山成为一名护边员。“一身打了补丁的军大衣,一双开了缝的绿军鞋,每晚睡前才能见一面。”在麦麦提努尔的记忆里,父亲总是不在家。吾布力一守就是28年,直到疾病缠身,他才不情愿地下山。

1997年,麦麦提努尔踏上父辈的护边道路,由于表现出色,他很快成为一名护边小队长。他所巡查的区域大部分地段是无人区,有的地方路窄坡险,摩托车无法通行,只能徒步行进。2014年冬,3名边防官兵在巡逻中突遇暴风雪,被困山中,麦麦提努尔连夜带队救援,经过5个小时与暴风雪的搏斗,救回被困官兵。这样的事情,麦麦提努尔巡边22年来经历了很多次。

长年巡查在边防线上,大部分护边员都患有偏头疼、关节炎等疾病,麦麦提努尔患关节炎已10年,天一冷腿就痛,走路都困难,这成为他的一个心病——担心自己护边不能坚持下去。

让他欣慰的是,去年,女儿古丽加玛力高中毕业,第一时间向组织递交了护边申请书,追随他加入了木孜库伦护边队。如今,古丽加玛力已经可以独自执行护边任务。麦麦提努尔说:“女儿刚开始只是想多陪伴自己,怕巡逻路上有危险,但时间长了,她对巡边护边也有了兴趣和感情。”

从石头路到柏油路,从徒步难行到摩托化巡逻,从完全依靠人力到配备信息化装备……麦麦提努尔一家四代接力护边,全家先后出了16名护边员。他说,这些年,国家对护边员的政策补贴和待遇都不断提高,工资从刚开始的280元提升到2600元,还配发了巡逻摩托车,“在党的好政策下日子越过越好,我们有义务为祖国守好边防。”巡边护边22年来,麦麦提努尔更换了10匹马、6辆摩托车,身上也落下了大大小小20多处伤疤,但他从不后悔。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守好国家的边境才能守住家。”这是麦麦提努尔一家四代几十年来巡边护边的信念。麦麦提努尔说:“看到国旗,我就感到我和祖国在一起了,等我老了,走不动了,我会将护边的接力棒传下去,教育我的子孙守护好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多为国家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