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与蓝天作伴,她是“细妹子”,更是战斗员

(4/9)

半个世纪与蓝天作伴,她是“细妹子”,更是战斗员

邢淑华:“检查坐转椅看你晕眩程度,坐完了以后像喝醉了酒似的,我还没等医生说往哪走,就斜着走到医生指的地儿去了,后来医生直笑,说这丫头还没学飞行就会修偏流了。”

入伍通知书猝不及防地摆在了父亲的面前。新中国成立前,邢淑华的父亲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他知道为党为国工作,需要的是心无杂念的奉献精神。但是年仅17岁的女儿能抗得住飞行员的苦吗?揣了五毛钱,背着小挎包参军入伍,训练了一年多,邢淑华成了第三批女飞行员中首个放单飞的学员。

新中国第三批女飞行员,右一为邢淑华

邢淑华:“我就拿了小药瓶,里头装上汽油,睡觉的时候撒到我的枕头边上,天天拿味道熏着自己,让自己尽快的适应飞机的味儿。”

哪里有需要,就赶赴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