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云霄:赴美飞行学员之死

(3/19)

坠落云霄:赴美飞行学员之死

教堂餐厅的摆设中西结合,既有西式的方桌和餐盘刀叉,也有中式的圆桌和食物。操着美国口音的教堂工作人员和中国学员相互攀谈,邱小天和章煜的声音也夹杂其中。

两人聊起日常生活的琐事,又问起对方的训练进展。邱小天兴奋地说,他第二天要进行目前阶段的最后一次飞行训练,训练完就可以安排测验了。

2018年1月底,邱小天和同期的25名同学,来到USAA接受飞行训练。他们被称作“委培生”——高考毕业后与航空公司签约,进入国内大学的飞行技术专业就读两至三年,再由航空公司委托国外航校培养训练。

邱小天是家中独子,父母都是聋哑人,母亲开了一家小发廊,父亲是一名木匠,家里生活不宽裕,他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爷爷还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支持他上学。

背负全家的期望,邱小天赴美学飞。他需要在航校中依次通过私用驾驶员执照考试、飞机仪表等级实践考试、商用驾驶员执照考试等三个阶段,根据个人进度不同,预计需要13到18个月不等。这三个阶段各有一次口语考试和一次飞行考试。另外,航校还在每个阶段中设置了两到三个测验。

每通过一个阶段,飞行学员制服上的肩章就会多一道杠。学成的人会戴着三道杠的肩章回到中国。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