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的当代“悦读”

(6/9)

《共产党宣言》的当代“悦读”

既是“天下谁人不识君”,又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共产党宣言》这种特殊的“被接受状态”,让姜延军思考颇深,也焦虑颇多。

姜延军说,共产党员对《共产党宣言》,既要“敬之”也要“近之”,“远之”就是“不敬”。这个认识,是很多年前从他的老师何怀远教授那里学得的。

那一次,作为初入职教员的姜延军去旁听学习老教授讲课,却发现平易近人的教授对学员发起了火。

火,就是由于何教授发现听课学员没有按要求认真研读原著。“大家是共产党员吗?要知道,有了《共产党宣言》,才有共产党!你们都不好好读读《共产党宣言》,怎么能算共产党员?”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幕至今让姜延军难忘。

“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政党的初心,共产党人在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的使命,就写在《共产党宣言》里。读《共产党宣言》,是党员在党性锻炼中必须修满的学分。”姜延军说。

让“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成为氛围、成为习惯

在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共产党宣言》的读者、研究者,能够轻松地与有着相同气场的人对上眼神。

在这个既充满英武之气又浓郁着书卷气的院子里,《共产党宣言》每天都在“增粉”。不学理论,不读《共产党宣言》等经典原著,在这里会有一种“汗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