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飞机诊病的“全科医生”郭丙友:只能一万,决不能万一

(2/9)

给飞机诊病的“全科医生”郭丙友:只能一万,决不能万一

1978年,郭丙友参军入伍,在某飞行大队机务中队学习并从事飞机维修工作。1981年退伍后,郭丙友留在了该大队。这个大队,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中国北方航空公司(后来与南航重组)的前身。

尽管北方航空公司是民用航空,其飞机还停留在运-5、安-24等苏制飞机时代。“那些老飞机,不像现在的飞机都有维修手册。”郭丙友告诉记者,现在的飞机有任何问题,飞行员都可以从仪表盘上一目了然地看到,那个时候不行,全靠维修人员的技术和经验。

他记得有一次,一架运-5需要维修,打开发动机一看,一颗没有拧紧的销子飞了出来掉在发动机旁,甚至打坏了几片发动机叶片。看着这个场景,大家捏了一把汗,“这要是在天上,后果不堪设想。”郭丙友说。

有了这些耳濡目染,郭丙友深知自己的工作不能掉以轻心,要做就必须保持零失误,这也是他对徒弟的要求。

更惊险的,莫过于参与大兴安岭火灾通航任务的保护。1987年4月,郭丙友像往常一样在大兴安岭执行为期一个月的火情防护任务。因为遭遇超常的春季干旱,5月6日起,大兴安岭发生一场为期28天的特大森林火灾。火灾遇上飞机定期检修,加上人员少、器材缺,面对突然增加的任务,郭丙友说那会儿是牺牲了休息时间起早贪黑做飞机定检,既要确保飞机安全起降,又要让它在高空能够灭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