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飞机诊病的“全科医生”郭丙友:只能一万,决不能万一

(4/9)

给飞机诊病的“全科医生”郭丙友:只能一万,决不能万一

如何才能放行?郭丙友说,小到一颗螺丝,大到发动机故障,都需要他们及时而严谨地处理好。

重庆航空飞机维修工程部总经理张丰介绍,2007年重庆航空机务系统开始组建,从机务队伍成立到现在,郭丙友展现了在飞机维护检修方面的绝对优秀和权威。这一点,令许多年轻后辈不得不服。

从苏制飞机到欧洲飞机的维修,语言文字就是一个大难关。郭丙友说,俄文难,英文也难。

在郭丙友的工作间里,有一本中文翻译的空客维修手册,但他说,这本册子只能作为参考。于是,当时40多岁的他,从一个英文也不认识,到没事儿时就记和背:Airworthness Directive是指适航指令,表示试航当局颁发的为保证飞行器适航的通知,强制执行;Service Bulletin是指服务通告;Service Letter是指服务信函;Service Information Letter是指服务信函……

成千上万的单词,又是专业性非常强的单词,对于人到中年的郭丙友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一想到安全这条线,什么事都能挺得过去。

为克服学习上的难关,郭丙友随身携带了一个小笔记本,看到不认识的单词,就随手记录下来,认真得就像一个小学生。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用6个多月的时间,攻破语言难关,生生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当时,与郭丙友同期学习的机务人员约200名,大部分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最终却只有不到30%的人通过考核。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