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她来插图

(3/6)

我的故事,她来插图

我的妻子常以恬淡待人,很少有激烈的情绪,却会为我创作的小说里人物的命运遭遇而或喜或怒。我们少有的几次吵架,竟都是因为我对故事的主人公过于苛刻或不能安排出恰当的结局。虽是如此,她却仍是我的忠实受众和“头号粉丝”,她说,自己从我这里得到过的最大褒奖是曾邀请她为小说里的人物起个可爱的名字。她不甘心只是对我的文字品评一二,特地拜师学了绘画,尝试以画作来应和我的写作。她曾凭借我文章中的见闻、情绪,创作几幅素描或水彩画回赠于我。寥寥几笔,彩墨铺陈,我知道,她懂我。

当我远赴西北戈壁工作时,为了抚慰她,我曾经每天为她创作一篇睡前故事,这习惯坚持了一年多,她竟也不辞辛苦地为每一篇故事配上一幅画。后来在我们的婚礼上,她唯一的要求是将我为她创作的400余个睡前故事以及她为故事所配的画作,制成卡片,赠予宾客,作为我们爱情的见证。

即便今天即时通信已如此发达,我们仍长期保持着通信的习惯。在遭遇困境或是面临抉择的时刻,我们都会收到对方的一纸信笺,或吐露衷肠,或提些中肯建议。我们逐渐建立起一个共同的观念:在那张朴实无华的信纸上,哪怕用油墨书写的是只言片语,也能表达出一种可贵的重视和深沉的关怀。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