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她来插图

(4/6)

我的故事,她来插图

妻子的字体兼具苍劲与娟秀,我常常暗自羡慕。我虽字迹不佳,却也无心习练。有次她利用两月余的时间制作了两本字帖,亲笔书写,合纸装订,叫我拓着她的字练习,感受她的情思,会更有长进的动力。她竟拿爱情“绑架”于我,使我受宠若惊。我将两本字帖悉心保存,至今也不舍得在这份饱含爱意的礼物上写上一笔。

我们还曾一起写诗,我写一句,她写一句。例如,“她爱看,晨光前后/世界不同的面貌/而黄昏,以及路过的风/带不来希望和依靠/昨夜,她梦见百年后青丝还鬓角/为这梦,她清晨含笑。”你一言我一语,起初只是闹着玩,后来竟也有些意趣。我本不懂写诗,那时我在某舟桥旅当实习排长,竟在思念的“蛊惑”下,写出一部小小的诗集。爱情真会使人变化。

如今,我俩的默契已在时间的长河里洗练凝结,能将最复杂纠结的沟通以三两语句消弭于点头意会中,甚至兴致爱好也已经融为一炉。金庸先生逝世时,我们均是感慨良多,两人整个午后在咖啡馆里互诉“武侠梦”,如知己般相互宽慰。我嗜好读书,搬家由妻子一手操办,她为家里购置的第一件家具便是一架宽大厚重的书柜。她搜罗整理,把我多年的藏书都摆了上去。那些书里有我的批注和笔记,她时而翻开来瞧瞧,或发信息问我批注背后的“玄机妙义”,闲暇时光恍然间度过,便如有我在身旁陪伴。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