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馒头哥”谢永富:扛沙袋一样,托举起军运会开幕式舞台

(1/3)

抗洪“馒头哥”谢永富:扛沙袋一样,托举起军运会开幕式舞台

抗洪“馒头哥”谢永富:扛沙袋一样,托举起军运会开幕式舞台

■李晨 程小冬

【谢永富,男,汉族,广东英德人,2009年12月入伍,2015年7月入党,上士军衔,曾参加2016年湖北地区抗洪抢险,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

从8月初成为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演出保障人员,到10月18日正式开幕,谢永富经历了一次“蜕变”。

8月的武汉,地表温度达40多度,高温密闭的舞台之下,设备施工的噪音,尘土飞扬的环境和油漆胶水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无不挑战着场务保障官兵们的生理和心理承受上限。

“没几分钟,汗水顺着安全帽帽带直往下滴。”想起当时受过的“罪”,谢永富还是不免会皱起眉头。

根据导演组安排,他和战友们每天下午1点半出发,凌晨3点左右才能回到营区,过的不知是哪国的生物钟。

连续70多天的高负荷工作,谢永富和战友们对每一个动作都形成了肌肉记忆。

“一场盛会,总有台下默默奉献的人,台上的人就像鲜花,台下的人就像绿叶,没有绿叶光合作用的滋养,鲜花就无法盛开。” 谢永富总是这样“自我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