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活捉满广志”更难了,因为他们又升级了

(2/7)

今年“活捉满广志”更难了,因为他们又升级了

在外界看来,演习求胜似乎是蓝军旅的最高追求。但在蓝军旅官兵心中,他们更希望“对手”喊出的“踏平朱日和、活捉满广志”成为现实。由胜到险胜,从打赢到求虐,蓝军旅在不懈追求着擦亮磨快红军的战刀,激发实战化训练的“鲇鱼效应”。

“狠”字当头

锤炼过硬“磨刀石”

2011年11月26日,中国第一支专业化蓝军旅在天津渔阳古城成立,首任旅长周志国和政委杨中印接过军旗的那一刻,也扛起了我军历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任务——建设专业化蓝军部队。

2012年2月,当全国人民还沉浸在春节欢乐之中时,蓝军旅第一任党委班子却正在研究部署调整移防的工作。很快,一列列满载着各级对建设专业化蓝军期望的军列抵达北疆大漠,驻扎在被誉为东方欧文堡的朱日和合成战术训练基地。作训科原科长刘博回忆当时百事待举的开局:“我们搬到新机关楼后,打开电脑发现硬盘里没有一点可用资料,真的是白手起家呀!”

蓝军旅第一代“创业人”没有退缩,他们与原总部、军队院校等数十家研究部门建立情报协作关系,细化3类12个模拟蓝军建设重点问题,编写制定规章制度30多项,编修整理资料上万册,梳理蓝军作战理论研究课题70个……短短1年时间里,难题逐一取得突破,新成立的蓝军研究中心和蓝军图书馆,成为指导蓝军研训的“资料库”。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