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活捉满广志”更难了,因为他们又升级了

(4/7)

今年“活捉满广志”更难了,因为他们又升级了

调整战法

把对手放进来打

45%∶24.1%,这是一场跨越演习中红蓝双方战损率之比。演习结束,红军向蓝军伸出大拇指的同时,却向导演部诉起苦来:“机动数千公里来到朱日和,结果还没到蓝军阵地前沿,甚至连蓝军面都没见就败下阵来,我们到底锻炼了什么?”这引起了原总部首长的关注,因此提出“陪练员”的概念,根据各参演部队作战能力强弱,适当调整战法,让演习真正对抗起来,红军才能得到真正磨砺。

此时,蓝军旅也意识到之前对蓝军定位的偏差:一支蓝军旅再强,也只能是一支部队,将所有部队练强才是蓝军存在的意义。蓝军旅提出“遇强不能弱,遇弱不过强”的对抗原则,让来参加演习的部队都能得到全程对抗,而不是耗费巨资机动数千公里而来,连蓝军真正的打法都没看到就无获而返。

谈起那次演习命悬一线,蓝军旅侦察营排长佘永林仍心有余悸。演习中,佘永林带领蓝军7名侦察兵深入“敌”后,饿了就吃口干粮,渴了就喝口矿泉水,每天休息不到3个小时。由于潜伏壕伪装较好,红军的坦克两次从佘永林的潜伏壕上碾过都没发现。“红军的坦克履带最近时,离我的头只有20厘米,稍有不慎我就跟‘死神’见面了。”在如此超生理心理极限的情况下,佘永林和其余7名侦察兵连续潜伏108小时,用及时准确的侦察情报确保了作战决心的实现,逼着红军锤炼打赢本领。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