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写下20万字"炼狱"日记,孤军奋战的他经历了什么

(4/8)

异国他乡写下20万字"炼狱"日记,孤军奋战的他经历了什么

教员给他们播放了来自战场一线的视频,炮火硝烟令人震撼。夏菁紧锁眉头,抬头看到的授课教员几乎都具有同一特质:身材精瘦高大,面庞冷峻沧桑,眼神透着寒光。后来他了解到,这些教员大都经历过战争洗礼,实战经验丰富;参加集训的大部分队员也都上过战场,有的家乡还被战火殃及。对国家的内忧外患,他们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紧接着,他们被带到训练场,刺鼻的瓦斯呛得人涕泪横流,烟雾弥漫处“突突”的机枪声响起,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想起入学时签署的生死协议,夏菁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用真枪实弹取代低姿网,动作稍有差池就会把命搭上。

夏菁来不及细想,迅速勘察敌情、精准作出研判,利用探照灯光柱扫过的间隙迅速卧倒、果断出击。突然,身旁的水塘发出“砰砰”两声巨响,炸起的水柱浇在身上冰冷刺骨。他全然不顾,快速通过。教员课后透露,往年曾有队员在此中弹身亡。

“过硬的本领只有在艰苦的训练中磨砺。”当队友们还心有余悸时,夏菁已抱定一种信念:无论风险有多大、训练多严酷,必须坚持下来,决不放弃。

随后的跳伞课目,有1000米徒手跳伞经验的夏菁本不以为意,但这里要求全装330米跳伞。高度不及自己曾跳过的最低高度的三分之一,徒手变成全装,难度大、风险高。因此,跳伞也是往年培训中受伤率、淘汰率最高的课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