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绝望”要战斗力

(3/4)

向“绝望”要战斗力

一天下午,大家正按照计划进行体能训练时,突然从路两边窜出10多名持枪蒙面的“武装分子”。我们来不及反抗,就被捆住双手、蒙上眼睛。

第二天,我们被强行转移到荒野中,赤裸的上半身在骄阳炙烤下火辣辣作痛。“武装分子”并没有就此罢休,用树枝抽打我们,往伤口处洒盐水、辣椒水。烈日下,有几名学员开始脱水、中暑,但逼近极限的训练没有就此打住。

熬到深夜,我们个个已是筋疲力尽,想着终于能有片刻喘息了。然而,“武装分子”却用枯树制造火障,将我们围困其中,一时间浓烟四起。我们逐个被拖出去接受严刑拷问,耳畔通宵都是受虐学员的哀嚎。绝望的表情,显现在很多学员脸上。

被折磨两天后,我们体能消耗殆尽,意志也濒临崩溃,但接着还要面对5天的生存实践考验,寻找食物和水源,外加30公里丛林行军。如此严苛残酷的训练,对受训学员血性和战斗力的磨砺可想而知。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点是,整个训练过程中,斯军教学训练总是井然有序、高效运行。这和他们高度自觉、高度自律的意识是分不开的。在培训中我看到,哪怕是资历最老的军士长,也绝不会表现出任何优越感,哪怕士兵教员发出的指令和要求,军官学员也都会不折不扣地按要求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