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年前,他是汽车团新兵;61年后,他用笔续写闯荡"生命禁区"的军魂

(1/6)

61年前,他是汽车团新兵;61年后,他用笔续写闯荡"生命禁区"的军魂

在北京万寿路28号,我与王宗仁老师的话题围绕青藏高原聊开了。61年前,他还是汽车团新兵;61年后,他仍情系高原,用笔架起一座心桥,续写闯荡“生命禁区”的军魂。从他脸上,我看到了“昆仑之子”岁月风霜的印痕;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高原老兵的一往情深。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青藏高原的脚印

■剑 钧

一个人的脚印就是一个人的历史,从秦川村落蹒跚学步到青藏高原戎装出发,脚印记录下他春日的稚嫩、夏日的活力、秋日的成熟……在我先前的想象中,脚印有时会像春花,留下一地美丽;有时会像秋雨,留下一片风霜。可在他的想象中,脚印是可可西里的红柳,留下中国军人的赤诚;脚印是唐古拉山的车辙,留下高原汽车兵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