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高超”时代,进攻为王?

(1/12)

美军祁观︱“高超”时代,进攻为王?

美国2020财年虽已开始两月余,预算却卡在最后一步,加之弹劾和大选占用了极大政治资源,美国军事安全界对军费僵局表达了极大忧虑,其中便包括对高超声速武器项目的影响。

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最终版将在近日投票,包含批准设立天军、加强反导系统应对诱饵的试验,以及禁止陆基中导采购与部署。比授权案更吃劲的《国防拨款法案》至今仍不明朗。没有新预算的新财年在过去两个月靠继续决议案度日,高超有关部分预购项目已被拖延。

这些年,随着中俄加速发展高超声速武器,美国也加强了高超武器的研发工作。战略领域的攻防体现两种威慑逻辑:靠进攻性武器的生存与报复能力打消或降低对方攻击意愿;依靠防御抵消打击效果、增加对方成本并降低其攻击意图。这两种逻辑在美国当前高超项目发展中均有所体现。

妙处不(只)在“高超”

高超声速武器分为高超声速滑翔乘波体(HGV)和高超声速巡航导弹(HCM)。

HGV没有独立动力,由传统导弹打到40公里及以上高度,头体分离后进行高超声速飞行。

HCM由轰炸机等平台投放或独立发射,通过吸气式发动机实现高超声速飞行,动力核心是超燃冲压发动机或其组合发动机。虽然超燃冲压技术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依然停留在研发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