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人“有召必回”,源自扎根心灵深处的“时刻准备着”

(7/9)

退役军人“有召必回”,源自扎根心灵深处的“时刻准备着”

“改革移防,驻地在子女入学、家属就业、交通出行等方面,对现役军人给予了很多优待。”他说,李洪喜前年6月移防到新营区,小孩今年刚到入学年龄,家属刚刚挪动地方,还没来得及享受福利就退役了。“退役前,李洪喜被评为‘最美工化兵’,还立了功,但涉及退役后的具体待遇问题真有些力不从心。”

旅领导说,部队有需要,李洪喜回来报到是出于个人自觉,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的要求。然而,政策制度并没有对退役军人怎么召、召回之后怎么保障予以明确规定。

这也是退役军人征召工作的普遍难题。“过去部队召回,一般就是发公函。”一位军分区干事对此感同身受,可由于军人退役后外出务工,流动频繁,居住地和联络方式有所变动,人员信息更新不及时,地方兵役机关整组训练和遂行任务,时常出现召之不畅、召之无应等现象。虽然近年来充分利用网络平台,畅通了流动人员管理、交接、使用等机制,但召回之路并不平坦。

去年,一名预备役战士应要求返回部队进行为期1个月的训练。没想到,训练期间,公司人事部以工训矛盾突出为由将其调离主要岗位。虽然经部队多方协调,最后“官复原职”,负面影响却不容忽视……

“有些用人单位国防观念不强,部分退役军人返岗训练期间个人薪资待遇受到影响,甚至不获批准也时有发生。”董恩鑫说,某次爆炸事故中,一批牺牲在救援一线的“编外”消防员的抚恤问题,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