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军旅诗歌概述:心灵坚守与诗域拓展

(2/5)

2019年军旅诗歌概述:心灵坚守与诗域拓展

“被誉为‘英雄旋律、青铜品格、烈火情怀、热血文字’的军旅诗歌与时代同频共振,已成为反映军营现实的一面镜子。当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到军队的发展时,‘写什么、怎么写、为谁写’依然是军旅诗歌创作中不能绕开的重大问题。必须承认,军旅诗歌在当代文学史上曾经扮演过中坚力量。伴随着强军进程,军旅诗歌崛起的契机或许再次出现。军旅诗歌正在发出见证历史的心灵回声,在展示时代缩影的同时,也传递着心灵的力量。军旅诗人需要对时代保持关注的热情,需要写出更加真诚和深刻的体验。”(陈海强语)“战歌”与“颂歌”的本质属性,要求军旅诗歌不能只停留在对军人日常琐事的书写上,更应该写出军人对和平的珍爱守护、对祖国的忠诚热爱、对岗位的使命担当,影响并引领更多读者的审美趣味和思想精神。

2019年的军旅诗歌对现实军旅生活的摹写与表达,显露出一些新质的审美元素。刘立云的短诗《臣子恨》虽然精短,却彰显出一种将历史与现实对位融合、互参观照的新面向:“在朱仙镇,我脚步轻轻怕踩碎白骨/在朱仙镇,我腹内空空疑咳出夕阳/甚至我忍住饥渴,不敢饮那里的水/府志上说:血可漂橹,战争太咸了”。这首短诗,延续了刘立云军旅诗歌创作的正大气象,也可以见出敏锐而富于穿透力的感官意象。姜念光在《五月谣曲》中写下:“还有灯塔镇守边境/哨位上的士兵顿一顿枪托/稳住了大好河山。”诗作将军人气质与浪漫情怀熔于一炉,给人一种新鲜感。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