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军旅诗歌概述:心灵坚守与诗域拓展

(4/5)

2019年军旅诗歌概述:心灵坚守与诗域拓展

军旅诗创作是对军人特殊情感和特殊经验的想象和表达,没有深切的生命体验是难以达到内心的精神深度和思想高度的。雷晓宇的《雪落营盘》不仅裹挟着军旅生活的原汁原味,更有着语言层面的深度提炼。“草叶飘摇,天空未眠/雷场是一口伪善的陷阱/它端详着我孤寂的手指/善解一切难解的结/它体内酣睡的毒瘤,新鲜、热烈/我知道,在它内心,潜伏着暴雨、雷电。”王方方这首《排雷》(《解放军文艺》2019年11期)在生命禁区里想象出诗意的天空,将军人的伟岸形象和英雄情怀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读后顿生凛然之气。“金属般的光芒和节奏”,常常用来形容军旅诗的风格与质地,这也确是军旅诗人骨子里需要坚守的一种精神气质。

“随着时代的变化,军旅诗的内涵和外延都有变化,但家国情怀、英雄主义精神不会变。现在是科技爆炸的时代,但再先进的武器也都可以理解为人的四肢、目光、内心力量的延伸。新诗包括当代军旅诗,书写的终究是人的思想、情感、心灵和精神。优秀的军旅诗能提升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气神。优秀的军旅诗一定是特色鲜明、元气丰沛的,气度、格局、襟抱肯定与那些从纸上到纸上、从观念到观念或者小情小调的同质化写作有所不同。”曹宇翔斯言诚哉,新时代的军旅诗人需要有紧跟时代步伐的笔力,需要有概括时代新变的脑力,也需要具有坚守军旅诗歌优良传统、审美风格和本质属性的定力。惟其如此,军旅诗歌才能在飞速变化的时代语境中,找准自身的定位,进而不断拓展想象空间和书写领域。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