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2/13)

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我对“自己动手包一次饺子”很有共鸣。这得从兵之初、我在连队吃的第一顿饺子说起。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但上世纪70年代,部队伙食标准低、细粮少,平常都没啥荤腥,要可着大家胃口造顿饺子,全连就得啃好几天高粱饼子。所以,只有过年才能吃顿饺子。可以想象,过年这顿饺子是多么诱人。

1979年的元旦一过,排长就给班长提前渗透:要认真研究研究过年吃饺子的问题。要把这顿饺子包好、吃好,需要早做准备。

排长吃住在我们班。因此,我们全班同志都有一种优越感,干啥事都想争先进。班长几次把两个老兵叫到小仓库开会。我们几个新兵猜测,他们是在为包饺子备战呢。

班长平时爱捧本书看。那段时间,书也不看了,有空就跑其他班侦察。一天晚熄灯前,班长兴冲冲地向排长汇报情况,说其他班对包饺子这项工作还没有任何准备。

排长说:“你老在咱排转悠,能摸到啥情况?就包饺子的工作,我早给排里几个班长打了招呼,人家都在暗地里使劲呢!”听排长这么一说,班长显得很郁闷,连脚都没洗就爬上了床。

我们新兵躺在铺上偷偷直乐,不就是吃顿饺子嘛,咋搞得跟打仗似的?

班长似乎发现了我们的活思想,从床上“呼”地坐起来,说:“对这项工作,全班同志都要提高认识,这不是简单吃顿饺子的问题,它比的是工作精神,赛的是军人作风。如果连包饺子都整不明白,打起仗来那还不得吃片汤?下一步,我们要积极调整战略。”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