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6/13)

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追上运输分队时,指挥员正在讲话:“同志们,粮食再紧张,还是必须确保年夜饭的丰盛和营养。今晚我们奢侈一回,红烧猪肉罐头煮稀饭,满满一大高压锅,管够!”指挥员略一低头,避开直往喉咙里灌的雪风,“卡拉山再高,也高不过人民武警的顽强意志。我们一定能战胜山高路险、雪厚冰滑、高寒缺氧等困难,尽快把救灾物资送到老百姓手中,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官兵齐声呐喊。

“很好。下面,大家唱首歌,然后开饭。说句心里话——预备唱!”

整齐的歌声,穿过呼啸的狂风,在队列上空响起,在雪山之巅回荡。

饭后不久,指挥员再次下达口令:“集体会餐,开始!”官兵遂在帐篷里各就各位。卫生员忙活开来,为大家挂上吊瓶。面对我不解的目光,指挥员说:“成天风里雪里,严重感冒跟我们展开了拉锯战。沿途海拔太高,大把大把的口服药也不管用,就输液还有些效果。所以,晚上搞这么个‘集体会餐’,集中火力向病魔开炮!”

那晚我才知道,在海拔6400米的雪山上、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里,入睡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次日,大年初一。我迷迷糊糊起床后,就见啃着压缩干粮的战友们,已经发动了装满救灾物资的汽车。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