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7/13)

我守护着万家灯火

还有一次是2001年的春节。受领任务那天,是腊月二十九。一辆越野车载着我和另外三名战友,离开拉萨,远赴1000多公里外的狮泉河镇。

大年三十,我们开的汽车在路上狂奔数百公里都没遇上一辆车,更没看到一个赶路人,感觉就像误入了一个未知的星球。当晚,我们住在海拔4700余米的措勤县中队。半夜,同宿舍的总队记者站站长老姚痛苦的呻吟声将我从梦中唤醒:“哥们儿,我快死了,麻烦送我去医院……”

经过医生的及时救治,老姚最终脱离了危险。初一早晨,刚拔下输液针头,他就和我们一起上路了。孤独的汽车和孤独的我们,行进在白雪皑皑的风雪高原。我们一路吼着《向往神鹰》和《康巴汉子》,努力把想家的烦恼狠狠扔向远山。因肩负使命无法回家过年的光棍汉们,把能唱的军歌几乎都吼了一遍。借着雄壮的歌声,有人偷偷抹干了眼泪。

在外过年的这些经历,特别难忘。它不时地会从记忆深处浮上来,提醒我:奉献,这两个看似平凡的字,却需要我们用行动去诠释,用初心去坚守。

高天厚土

■曹 安 口述 朱雪梅 整理

又是一年万家团圆的日子,去年我是在那曲申扎县恰乡曲松普村过的年。那里海拔约5100米,零下20多摄氏度,管辖区域53万亩草场,背后是无人区。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