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传真 | “身穿军装,我们不上谁上!”

(1/4)

军营传真 | “身穿军装,我们不上谁上!”

9岁的女儿发现,妈妈变得有些陌生。

女儿是从电视上见到妈妈梅春丽的。因长时间穿戴防护服工作,她的脸上被勒出了深深的印痕,嘴角还有一块口疮结痂。这是除夕夜出差至今,女儿第一次见到她。

女儿搞不懂,为什么一向柔声细语的妈妈,一次次狠心挂掉了自己拨去的电话。好不容易拨通,妈妈也说不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作为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队员,梅春丽正奋战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把无微不至带给了患者,把一次次失望留给了女儿。女儿只好把每天想对妈妈说的话,写在日记本上,拍成照片发过去。

29日,女儿又央求爸爸拨通了视频电话。“春丽,你们在前方辛苦了。”爸爸正说着,女儿那张眉尖微蹙的小脸,挤到了屏幕中。看到“有些不认识”的妈妈,知道心疼人的女儿,有些想哭。

连日来,解放军支援湖北医疗队医护人员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进行救治。图为医护人员研究重症患者治疗方案。解放军报记者 范显海 摄

病房就是梅春丽的战场。上班,进入病房一线救治患者;下班,忙着人员培训、协调规范各项流程。梅春丽每天要到后半夜才有空,坐下来打开手机微信,看看女儿给自己写的日记,用桌上的粉色水杯喝上一口热水。出征前,梅春丽收拾行囊时,特意把女儿平时用的小水杯装了进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