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战疫”】与直升机为伴的飞行员: “空投”物资,从被质疑到被理解

(2/6)

【普通人“战疫”】与直升机为伴的飞行员: “空投”物资,从被质疑到被理解

说是装满即飞,但直升机不是想飞就飞,需要飞行许可,也需要地面相关单位配合。一般而言,申请需要提前3天提交,但这次,情况特殊且紧急。当晚,曹新田就拿到了批复。

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谁来飞?其实,对于免费运送防疫物资这件事,公司内部尚有分歧。有的飞行员不敢飞,到疫情敏感地区去,即使做好防护,仍有一定概率会被感染。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回沪也要与家人分开,隔离14天。也有人认为,直升机空间有限,一辆大货车所装货物量约是直升机的10倍,况且,飞1小时成本将近6万元,用直升机运送防疫物资,难免有“炒作”嫌疑。

“疫情当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有的就是直升机。”2月1日早上,第一批货物清关,直升机拆下部分真皮座椅,被塞进整整2000件防护服,那一刻,曹新田坚定了想法:“2000件够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用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能救多少人啊。”他带头执飞。

从那时起,曹新田成了孤独的飞行员,他自我隔离,尽可能不与任何人接触,几位同事也是如此,只与直升机为伴。

2月10日的飞行,他已数不清是第几次。上午9点,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架黑色直升机出现在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之江院区上空。现场拉起一条红色警戒线,有专门保安值守。螺旋桨扰动气流,大风吹起衣角,吹落树枝上仅剩的枯叶,人们在警戒线外,举起手机,记录“救兵”从天而降的一刻。为保证安全,曹新田提前要求,地面拉起警戒线,直升机尾桨处最为危险,不能靠近,地面人员等候时不要伸手,不要戴帽子,身上不要携带松散的物品。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