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和2名伤员一同被炸,牺牲后一同安葬,追记一等功

(1/11)

军医和2名伤员一同被炸,牺牲后一同安葬,追记一等功

作者:周保华 周颖

1984年7月12日,敌军动用战略预备队,10多个团的步兵,在14个炮兵营的支援下向我老山地区实施疯狂反扑。这一天凌晨,越军成千上万的炮弹,像冰雹一样呼啸着倾泻过来。顿时,老山前线的许多阵地上,硝烟弥漫,弹片横飞,飞沙走石,为守卫浸透英烈鲜血的每一寸领土,许多干部战士血染疆场。

【军医闫诗跃,1958年10月生于贵阳,1984年7月牺牲于老山作战,追记一等功】

军医闫诗跃带领的营救护所,按说可以设置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可闫诗跃医生对营长和教导员说:“两位首长,看来,敌人今天太疯狂了,战士们在流血,时间就是生命,我们营救护所不能离一线阵地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