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首个坦克连队女主官,她说:开坦克的时候,我是最美的

(1/8)

作为首个坦克连队女主官,她说:开坦克的时候,我是最美的

天山上的马和帕丽

■黄宗兴 张 奇 唐超山

“马和帕丽”,哈萨克族传说中一种永不凋谢的天山之花,寓意坚强和永不放弃。

当马和帕丽扎进坦克连,这位1991年出生的哈萨克族姑娘收获了一大堆“首个”:西南民族大学首个提前毕业参军大学生,全师首个提干的女兵、首个军事体育总评“特三”的女军人、首个坦克连队女主官……

2018年那个夏天出奇的热,戈壁滩像被点燃了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偶尔遇到几丛杂草也都耷拉着叶子,只有野外驻训地的一顶顶帐篷从容挺立,棱是棱角是角。

“啥?新任指导员是女的,还是少数民族?”听说马和帕丽要来连队,刚刚结束战术训练的坦克连炸开了锅。“破天荒的事情让咱们赶上了,新鲜!”“坦克兵这么苦,她能不能行?”40多个灰头土脸的汉子合计来合计去,决定先给马和帕丽单独搭一顶帐篷和一个野战厕所。毕竟连队是第一次迎接女军人。

走上戈壁滩,站在队列前,马和帕丽内心的兴奋完全盖过了紧张,简短的自我介绍震得自己耳朵发闷:“我把大家当亲兄弟来看,你们可不能把我当表姐来看……”

新搭的班用帐篷,干净整洁,一应俱全。马和帕丽环视着这顶距连队30米开外的帐篷,感觉自己不像是官兵中的一员,更像是个走亲戚的客人。尊重和信任是两回事,客气与亲近则完全是两个世界。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