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最念是家国——印在帕米尔高原的记忆

(1/15)

边关最念是家国——印在帕米尔高原的记忆

当十五的月亮从帕米尔高原升起的时候,红其拉甫边防连连长丁心同,特许战士们轮流用高倍望远镜看一看月亮。

那真是一次奇妙的赏月。

战士侯小荣把眼睛凑到观察镜上,好家伙,超大的月亮瞬间跳到眼前。他凝神观察,先是看见了月球的光斑、阴影、环形山,后来又恍惚看见了爸爸、妈妈和弟弟的笑脸。

这其中究竟藏有什么奥秘呢?奔走在边防线上,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穿上军装就等于与国家签订下一份契约,年轻人一旦戎装在身,便把自己交给了国家。在边关风雪的磨砺中,在高原烈日的炙烤下,他们完成了一个重要的人生转变:从农民的儿子、工人的儿子、教师的儿子、干部的儿子、商人的儿子……成长为国家的儿子。

又逢国庆,又见中秋。

巧得很,今年的两节同在一天,拳拳爱国心与浓浓思乡情缠绕在一起,思绪一下子跳到边关。

三角山哨所官兵向五星红旗敬礼。

(一)

19年前的今天——2001年10月1日,也是国庆与中秋重叠,驻守南疆的高原军人在巡逻、执勤、备战中过节。当十五的月亮从帕米尔高原升起时,红其拉甫边防连连长丁心同,特许战士们轮流用高倍望远镜看一看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