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任志愿军工兵指挥所战地记者李清廉:噙满泪水写下《无名烈士之歌》

(1/6)

时任志愿军工兵指挥所战地记者李清廉:噙满泪水写下《无名烈士之歌》

时任志愿军工兵指挥所战地记者李清廉——

噙满泪水写下《无名烈士之歌》

■刘汝山 罗 艺 冯启迪

“当记者不能怕死,哪里战斗激烈就要到哪里去。”

“你知道志愿军第一批部队入朝时的真实情景吗?那是秘密地强渡。”面前端坐的老人名叫李清廉,一身旧军装,身体硬朗,目光如炬。当年在朝鲜的5年零8个月,作为志愿军工兵指挥所战地记者的他,脚底曾沾满浸透烈士鲜血的泥土。

“我是记者,战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哪里战斗激烈,我就去哪里。”凭借与年龄并不相称的精确记忆,70年前那场残酷战争的真实场景,在老人的讲述中徐徐展开。

1950年10月19日晚,阴云低垂,寒风阵阵。李清廉随志愿军第40军118师强渡鸭绿江。没有激昂的乐曲,没有送行的群众,一切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敌机在鸭绿江上空昼夜盘旋、侦察,志愿军将士昼伏夜出,在刚架好的浮桥上疾步走过。”李清廉心潮澎湃,在鸭绿江边写下入朝后的第一篇新闻,《初战鸭绿江,工兵建殊勋》。

“没想到,上级领导‘一口毙稿’。他说,这可是机密,现在不能发表!”李清廉说,“这以后,‘保密’二字就时刻装在脑子里了。”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