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军事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美军已将解放军列为假想敌 正寻找多种对抗手段

2010年4月20日 08:47

来源:军事世界 作者:惟峰 选稿:黄骏

早在2007年美国空军已经开始进行演练F-22A对抗歼10战机战法

  1981年,一支“苏联红军”出现在了美利坚合众国的腹地,他们穿苏式军装,操俄语,驾驶苏制坦克和装甲车在莫海夫沙漠里与美国陆军大打出手,他们自豪地声称是三百年来唯一一支攻入美国本土的俄国军队。这便是美国陆军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假想敌部队”。

  201*年,还是在欧文堡,也许这支“红军近卫团”将换上07式军装,大兵们开始说中文,钢盔上是“八一”徽章,他们的坦克也会改成99式主战坦克的样子。将中国作为假想敌,这并非耸人听闻。事实上,美国人已经开始“变更对手”了。他们买来苏-27战机装备空军“入侵者”中队;在红旗演习中拿印度苏-30MKI练手;请意大利海军陪练,看看如何对付静音柴电潜艇。甚至,五星红旗早就已经挂到了美国空军第18中队的基地大楼里。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美军已经在行动了。

  中国是美国的敌人?

  美国人叫嚷“中国威胁论”已经很多年了,从最初试图“遏制中国”到如今充满无奈地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美国的舆论在变化,唯一没变的是每年一次《中国军力报告》。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一年比一年措辞夸张,耸人听闻。

  2009年12月,五角大楼公布最新版《中国军力报告》,首次提出解放军的“全球攻击”能力。报告称,中国军队“正在从保卫领土免遭外敌入侵的大陆军,向能够打赢高技术敌人的现代化军队转变。”比如中国发展的“新东风31型”和“东风31A型”洲际导弹极大加强了战略攻击能力。此外,中国持续发展巡航导弹、中程弹道导弹、反舰和反航母弹道导弹,成功测试反卫星武器,显示中国的军力“已从陆海空扩大到太空和网络”。美国不得不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而据日本的《朝日新闻》的报道说,其实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去年12月这份评估报告的初稿当中,对于中国的态度是更加严厉的,国防部长盖茨还亲自做了一些修改,使它语调有所缓和。但是,饶是如此,五角大楼把中国作为假想敌的姿态已经极为明显了。如果说美国过去把中国看成是威胁,所用的语言还比较隐晦的话,现在这样的语言已经是越来越明确了。明确的语言后面反应的是美国的战略目标。

  而在这份报告出台前三个月,2009年9月15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年度《国家情报战略》报告,将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列为挑战美国利益的主要国家。而中国“以自然资源为重点的外交和军事现代化”令其成为美国的“全球挑战者”。法国广播公司直言“中国被列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黑名单”。

  与《国家情报战略》文件相“呼应”。9月16日,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就表示,中国越来越先进的武器可能会对美军构成“新威胁”,削弱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盖茨当天在美国空军协会发表演讲时表示:“事实上,当考虑到中国等一些国家的军事现代化计划时,我们应该较少地担忧他们在传统战力上对美国构成的对称性挑战——比如机对机或者舰对舰的挑战——而应该对他们干扰我方自由活动及缩小我方战略选择等方面的能力花费更多心思。”

  盖茨进一步表示:“(中国)在网络战和反卫星,以及对地、对空、对舰、弹道导弹等武器上的开发将威胁美国保卫自身力量和为我们的太平洋盟友提供协助的主要途径——特别是我们的前方空军基地和航母战斗群。”他说,这些“新威胁”意味着远程军用飞机将变得愈发重要,因为敌方的最新武器将令短程战斗机的效能减小。

  美军在行动了

  古罗马诗人维吉修斯说:“明智的人在和平的时候备战”,《左传》云“居安思危,有备无患”。假想敌是大国政治中从不缺少的元素。诸葛孔明躬耕南阳时就已有三分天下之策,而自德国首创参谋本部体制以来,各国军队的类似机构都在和平时期拟定作战计划,这是军人的天职,本也无可厚非。德国在一战之前就有进攻法国的“施里芬计划”,美国20年代就开始假想日本入侵并备有应对的橙色计划。今天,假如有一个“超级间谍”能把各国参谋部的作战计划都偷出来公之于众,肯定会让所有人大惊失色。

  但是,从战略层面的假想敌到战术层面的假想敌,之间还隔着宽阔的鸿沟。国家战略中的假想敌还只能算是关注对象,假如在武装力量的常规训练中就把你置于假想敌的位置,那就代表真的要准备和你打仗了。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假想敌部队”是1966年以色列组建的“外国空军模拟大队”。那是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前夕,以色列深陷阿拉伯国家的包围,举国上下都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为生存而战。接力棒传到美国人手里,冷战如火如荼的岁月里,美国陆海空三军部队在各自的训练中心里轮流和“苏军”交手。虽然两个超级大国并没有真的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但当时又有多少人能笃定相信冷战不会变成热战?

  当美国人购进苏-27战机,租借瑞典柴电潜艇,当他们把五星红旗挂在空军基地里,我们应该清楚,“中国威胁”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五星红旗飘扬在阿拉斯加

  “中国国旗高高飘扬,列宁肖像挂在墙上”——这并不是电影里面的虚拟场景,而是美国空军阿拉斯加艾尔森基地第18中队指挥部的真实场景。美国《空军时报》的一则报道揭开了“假想敌部队”鲜为人知的训练内幕。

  第18中队是美国空军最年轻的假想敌部队,这支曾经参加过二战、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的飞行中队直到2003年才将他们装备的18架F-16C/DBlock40移交给驻韩美军,改换为更早期的Block30型,正式成为美国空军“入侵者”中队(Aggressor Squadron)。

  “入侵者”中队是美国空军专设的假想敌部队。利用对手的战术、技术,为友军提供逼真的模拟空战训练。1968年美国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首次正式启用“假想敌模拟空战训练模式”,这便是天下闻名的“TOPGUN”,它使用的A-4“天鹰”模拟米格-17。这种训练模式异常成功,在越战期间为美国海军航空兵培养了一批“米格杀手”。后知后觉的美国空军直到1972年才步海军后尘在内利斯空军基地组建了装备T-38的“入侵者”中队(第64中队)。

  在20世纪70-80年代,美空军曾有4个满编的“入侵者”中队,其中一个部署在英国(527中队),一个部署在菲律宾,剩下的两个部署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第64、65中队)。它们在空战中模拟苏联战斗机的特点及战术,与美空军及其盟国空中力量的飞行员进行对抗演练,训练了数千名飞行员。苏联解体前后,“入侵者”中队的规模曾大幅度缩水——第65中队曾在1989年被撤编。但千禧年之后,美空军重新认识到假想敌部队的价值,不仅新组建了第18“入侵者”中队,还重新启用了第65中队的番号,并将其装备的战机由F-5换成了24架F-15,以模拟俄罗斯重型战机苏-27。

  目前,第64和第65“入侵者”中队常驻内利斯空军基地,一年四次参加“红旗”演习,为轮训的其他空军部队做陪练;而第18中队则在阿拉斯加坐镇“红旗-阿拉斯加”演习,参训的不仅有太平洋战区空军部队,甚至日本、印度、瑞典、法国等国空军都来观摩实习。同驻艾尔森基地驻扎的两个F-22中队,更是常年与第18中队电子对抗模拟空战。第64中队还发起“引路”活动,把自己在训练方面的专长传授给美空军其他作战部队。

  像电影演员拍片前要了解自己扮演的角色一样,美空军假想敌部队的飞行员也经常前往华盛顿,与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的情报人员交流,获取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等国空军的情报。在冷战时期,苏联是美国的最大威胁,因此“入侵者”中队全面拷贝了依靠集中式地面指挥控制体系的空战模式,编制中有经验丰富的地面控制截击指挥官。模拟俄系战机的战术和空战动作,同时也提供仿真地面防空系统、搜索与照明雷达的运作或模拟地对空防空导弹和高射炮火以及包括对雷达、通讯与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干扰等。通过模拟世界上所有假想敌的反制措施,让参演部队尽可能地感受真实般的战斗,以确保其在未来的实际战斗中面临任何状况都能从容应付。

  假想敌部队的唯一任务就是尽可能逼真地扮演敌人,让本国飞行员学会如何应对。因此,所有假想敌部队的飞行员都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敌人”角色当中,研究敌人如何行动、如何思考。用《空军时报》的话来说“之所以在指挥部放置中国国旗和列宁像,就是为了让美军飞行员时刻像中国人和俄罗斯人一样思考。”

  自诞生以来,美国空军“入侵者”中队长期装备轻型战斗机,从第一代的T-38“禽爪”到F-5E“虎”再到F-16C/D,其原因在于冷战期间苏军主力的米格系列战机本身就是轻巧灵活的类型。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苏-27/30系列重型战斗机群的壮大,美国空军假想敌部队也开始启用F-15这样的重型战斗机。尽管在电子设备、机身雷达反射面积(F-16C/D的雷达发射截面积偏小,还专门在进气口两侧挂上吊舱,以求尽可能地神似)上做了很多修改,但改装毕竟不如原装。因此,美国空军也想尽办法为“入侵者”中队搞来原装货。德国统一后,原东德空军的米格-29战机就被德国政府租借给美国,在内利斯一待就是好多年,直到柏林把它们卖给了波兰,其中1架还被美军长期租借,以作完整的技术评估。

  2009年5月,美国从乌克兰采购了2架苏-27UB双座型战机,由美军火合同商TAC公司负责为其加装先进的电子装备,使其更加符合当前其他国家在役的苏-27/30系列的技术水平。当前以苏-27或苏-30战斗机作为主力战机的国家主要为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印度同美国的关系自从“9·11”事件后迅速升温,已经向军事同盟方向发展。因此,外间观察家认为,美空军此次采购苏-27进行“假想敌”训练的真正意图是针对中俄两国。而目前俄军第五代战斗机已经完成试飞,将在未来数年内取代现役米格-29和苏-27。因此从长远看,美国强化针对苏-27战机的对抗训练,防范重点应是中国。在美军方和智囊团的许多研究报告中也透露出,美国认为中国空军装备的苏-27、苏-30和歼-10战机将成为解放军夺取台海空优的三大王牌。尽管歼-10已投入量产并装备部队,但未来长时间内中国空军的主力依然是苏系战机。因此如果美国空军能够取得压制苏式战机的技战术优势,其意义自不待言。

  自2007年1月,歼-10公开亮相后,美空军就通过各种渠道,暗中搜集有关歼-10的技术资料。美空军负责训练工作的教育与训练司令部,明确指示下属训练组织单位,要逐渐组建模仿歼-10技战术特点的假想敌部队,供美军飞行员进行攻防训练。美空军参谋长莫斯利上将曾在国会公开宣称,中国部署歼-10先进战机,美国必须好好思考如何应对。长期从事中国军事现代化研究的美国旧金山大学乌哈利教授说:“歼-10战机,据我的了解,正部署在靠近台湾的地区。这已经变成了威胁。歼-10是很好的战斗机,美国空军必须考虑这个问题。”美空军对歼-10的重视从“红旗演习”中也可以看出。在2007年举行的“红旗演习”中,虽然美空军没有提到歼-10的名字,但特别强调使用F-22“猛禽”战机对抗最新出现的第三代战机,其目标俨然指向歼-10。

  300年来唯一“攻入”美国本土的苏军部队

  加州巴斯托市向东北进行60公里,莫海夫沙漠中便是大名鼎鼎的死亡谷,赤日炎炎,热浪翻卷。

  这片2500平方公里的不毛之地名叫欧文堡。

  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沙漠不同,这里呼啸的不仅有沙尘暴,还有大口径机枪子弹、压制火炮炮弹、反坦克导弹。这里三十年来一直是美国国家军事训练中心。1961年8月1日,这里正式成为美军永久训练基地,并正式命名为欧文堡。越南战争期间,大量美军炮兵和工程兵部队在欧文堡受训后远赴东南亚参战。越战之后,欧文堡一度停用,1972年加州国民警卫队接管了这里,从那一年直到1980年末它一直被用作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的主要训练场。1979年8月9日,美国陆军部宣布,欧文堡成为国家训练中心的候选。2590平方公里的巨大空间,周围无电磁干扰,远离人口稠密区以及可以单独划分出来的民航禁飞区,欧文堡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军队训练场所。最终,陆军部在1980年10月16号正式将欧文堡列为国家训练中心,并于1981年7月1日启用。训练中心的主要任务是组织陆军重型师、旅和营的部队在高强度的作战环境中进行艰苦的和近似实战的诸兵种合成训练。同时从参训部队中收集和分析反馈的训练信息,为陆军的训练、作战、编成和装备改进提供第一手资料。

  在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有一支特殊的部队,它在和参加训练的美国陆军部队进行的一场场高水平的对抗中,往往会让那些自以为是、趾高气昂的对手被动与尴尬。它就是美国陆军专业的假想敌部队(Opposing Force,OPFOR)。

  头戴黑色贝雷帽、贝雷帽上别着红星、身着新式三色沙漠虎纹迷彩作战服,这就是“红军”部队官兵的典型形象。凡是来这里训练过的美陆军官兵都异口同声地说,这里非凡的官兵,比在西点军校任教的教官们拥有更强的能力,他们对原苏联军队的战术做到了惟妙惟肖的模仿。所有在训练和演习时扮演假想敌的官兵都必须在胡德堡训练基地接受扮演苏联军队的严格训练,使他们能够像一支典型的苏联(华约集团)军队一样制定作战计划、采取作战行动以及协同作战。

  1981年,第一支假想敌部队“第32近卫摩步团成立”,这支部队从外观到作战都完全模拟苏军摩步团的全部特征,着苏军军服,操苏制武器装备,驾驶苏军样式的车辆,训练中按照苏军的作战思想和战略战术与美军对抗,甚至按苏军起床号作息,以“同志”互称,吃俄罗斯早餐等等。由于假想敌部队的任务是模拟苏联摩托化步兵团或者师,为了达到最佳模拟效果。在2003年前,他们把M-551谢里登坦克改造成T-80的模样。经过外观改装的悍马多用途车则相当于BRDM- 2轮式装甲车、M-113A2被改成BMP-2步兵战车,此外,M60、M1主战坦克和M113A2装甲车也曾被用来改造成T-80的替代品。尤其是由“悍马”车改装而成的BRDM轮式装甲车,可以在100米的距离外骗过专家的眼睛。为达到训练目的,假想敌部队还收集了许多真实的俄制武器,比如缴获伊拉克的大量T-72坦克、在波黑战场取得的T-80坦克等。在担任假想敌的几年中,这支部队取胜率超过90%。

  1994年,精锐的第11装甲骑兵团成为欧文堡御用假想敌部队。1997年3月15日开始,在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进行了为期两周的21世纪特遣部队高级实验。担任假想敌的反方部队是号称世界上训练最好的陆军部队的第11装甲骑兵团。他们与美第4机械化步兵师第1旅对垒。第1旅是美国历史上的第1个数字化旅。尽管它信息化程度很高,但在和第11装甲骑兵团对抗中仍感非常吃力。特别是在第一个星期内,装甲骑兵团采取了一系列如设法使对手的目标侦察系统负荷过重,或对其实施欺骗等灵活的措施,使这支新型的数字化部队手忙脚乱,直到演习进入第二个阶段,才凭借其在侦察与信息方面的优势,逐步找到感觉,开始取得主动。欧文堡的轮训每期为时28天,训练4000-5000人,每年可训练14个陆军旅,共42个营。

  欧文堡的训练,真实性是第一位的。如果训练时需要防坦克壕,指挥官就必须派工兵去挖;如果士兵在“战斗”中“负伤”,就必须对其进行及时抢救与后送;如果伤员经抢救无效“死亡”,就必须派其他士兵顶替其位置。武器装备的情况也如此。如果参训部队填写的零配件清单不合规格,它就得不到任何零配件;如果部队丢失了食物,其官兵只好挨饿。

  一抵达训练中心,那些官兵们就会发现在这里几乎没有充足的睡眠时间,他们不仅要频繁地进行部队与装备的整修与相关的战术部署行动,而且还要“艰难”地对付如幽灵般的假想敌部队。一位第24机械化步兵师第2旅的中士曾经对采访他的记者说:“到目前为止,我和我的战友们已经连续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而那些在‘布雷德利’战车上的弟兄们的情况比我还糟糕。因为昨天‘敌军’(假想敌部队)的猛烈炮火,把我们的后勤补给线切断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食物可吃,燃料也用尽了,只有挨打的份儿。”

  随着战争形态由机械化向信息化的转变,美陆军也在不断改进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的常规强化训练,其重要措施之一就是重新装备假想敌部队,如装备无人驾驶侦察飞机、夜视镜和能够干扰全球定位系统卫星导航信号的干扰发射机等,使之一改以往苏联军队的传统形象。今天,这支假想敌部队不仅具有卓越的常规作战能力,而且具有很强的非对称作战能力、巷战和近距离作战等能力。

  今天,美国士兵仍然同改变了性质的“红军”进行着“殊死搏斗”。训练中心随处可见伊拉克、波黑、摩加迪沙、阿富汗等国的军队标志。

  TOP GUN和意大利潜艇

  提到美国海军假想敌部队,所有人都会想起TOP GUN,它是美国三军假想敌部队的鼻祖。虽然外间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在阿汤哥耍帅的《壮志凌云》里认识这支部队,但它早在越战期间就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TOP GUN其实是一个空战训练课程的代号,不过用这两个简洁有力、含义丰富的单词来代替美国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这个冗长而没有想象力的名字倒是个不错的主意。TOP GUN开创了假想敌训练模式的先河,成功的经验被迅速推广。美国海军先后建立了四个“敌手”中队(与空军的“入侵者”代表相同的意思)——VF-43/45/126,VFA-127。它们先后使用过A-4“天鹰”、F-5、F-16C、F/A-18等多种型号战机。其间的番号几经变化,目前美国海军共有三个“敌手”中队,分别是VFC-12(驻扎奥西亚纳海军航空基地)、VFC-13(Fallon海军航空基地)和VFC-111(基韦斯特基地)。此外,海军陆战队还有一个VMFT-401假想敌中队。而鼎鼎大名的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也依然在承担着假想敌任务。

  早在2005年6月,日本NHK电视台就报道,为了强化对应中国新式常规潜艇,美国海军在2004年已设立了太平洋地区潜艇对策司令部,并花了相当费用从瑞典租借了一艘柴油潜艇和舰上人员,为美军提供为期一年的训练。该潜艇在2005年6月28日到达圣地牙哥海军基地。美军相关潜艇作战人员指出,美军认为未来静音柴电潜艇将是主要威胁。

  2009年9月17日,据美国《海军时报》报道,意大利海军U212A型“希雷”号常规动力潜艇,抵达美国梅波特海军潜艇基地,并将以假想敌身份参加“联合特遣部队演习”。在本国停产常规动力潜艇的背景下,拿他国先进常规潜艇当“陪练”,已成为近年美军对付亚太地区国家、尤其是中国潜艇力量发展的“战术”。有分析指出,此次美军邀请世界顶尖级的意大利潜艇参演,明显带有针对中国的意图。

  这场由“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主导的演习在佛罗里达州东北部城市杰克逊维尔附近海域举行,目的是提升航母战斗群海上危机应急反应能力,同时也是为该航母战斗群进行海外部署作准备。有分析说,美两度邀请意海军潜艇参演,看重的是意产潜艇非凡的静音能力。U212A型潜艇由意大利和德国联合研制,享有“世界最牛常规动力潜艇”的美誉。该级艇的隐身与降噪设计堪称一流。如为减少艇内机械和艇体结构向外传递振动能量,所有艇载设备都安装在超级弹性减振基座上;艇体外表涂敷了新型特种吸波(声波与雷达波)材料,可规避敌声纳与雷达探测;艇身结构采用低磁钢材料,艇上同时还装有高性能消磁系统,能随时监测本艇磁场强度,发现磁异常现象可及时消磁,等等。

  尽管以航母战斗群为代表的美军海上力量拥有多种探潜和攻潜手段,但美军依然对其海上优势有忧患意识。2003年5月,美海军出台《增强反潜作战能力》报告认为,潜在对手常规动力潜艇数量正在不断增多,中俄等国的潜艇以及朝鲜小型潜艇已对美海军构成一定威胁。为此,近年来美军一直在寻求更多经费加强侦察搜潜能力,改善反潜装备。

  正是基于这一考虑,美海军于2004年4月成立海军反潜司令部,专门负责反潜作战。从美军新反潜作战概念来看,目前美军重点建设的是探潜网,因为只有先机发现,才能对其实施有效打击。美军正在不断完善海底“反潜链”,而在亚太地区,美军正沿所谓“第一岛链”(指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布设新型全天候被动声纳。该系统具有低噪音潜艇探测能力,侦测距离超过550公里,定位精度高且不易暴露目标。

  2006年8月,美国防部向国会递交的《中国潜艇报告》指出,潜艇部队建设已成为中国海军的优先发展目标,未来15年中国潜艇将对美国形成局部优势。而到2050年,中美之间的潜艇数量比将扩大到3:1。2008年11月,美国潜艇部队司令杰伊·唐纳利海军中将在澳大利亚潜艇研究所演说时声称,中国海军是一个不断增长的威胁,美澳应加强合作,共同应对中国潜艇这一“世界上最致命的力量”。唐纳利还说,为应对中国军力特别是中国潜艇力量的发展,美国现在已将其60%的潜艇转移部署到太平洋地区。军事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美频繁炒作中国海军潜艇隐匿跟踪美国“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就是这种担忧的集中体现。

  止于假想敌

  假想敌部队毫无疑问是美国军事力量的精华,它代表了对破解克劳塞维茨所称“战争的迷雾”的终极追求,也代表了对两千年前孙子所言“知己知彼”的终极追求。在这个现实主义主宰的世界里,我们无法改变美国政府、美国军方乃至美国社会中仍然顽固的冷战思维、遏制心态。或者,诚如米尔斯·海默所言,在国际政治的无政府主义状态下,在无法确知他国战略意图的迷惑中,大国深深陷入对安全,及至权力的不断追求。

  但是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在中美双方都握有强大核武力的今天,在中国国家战略威慑力日增,而美国仍雄踞全球军事力量排行榜的今天,在中美越来越深刻地主导亚太安全格局的今天,在中国握有美国万亿美元国债,而两国经济依存度日深的今天,中美之间的大国冲突将不啻为一场全球性灾难。作为大国,中美两国即使互以对方为假想敌亦属正常之事,两国武装力量彼此戒备,彼此提防,此乃军人的天职。但是合理的军事透明化,不断加强沟通与交流,最大限度避免两国战略误判才是负责任大国应行之事。

  让假想敌止于假想敌,永远不要迈过通往兵戈相向的那关键的一步。